云顶集团官网手机版

【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】青山为笔绘金山 赤峰美如画

2019年05月13日 15:14 | 云顶集团4008线路检测:内蒙古日报

QQ图片20190513144129

    徐跃  徐永生  高瑞锋

    4月,春暖花开的季节。

    4月,春天在铺天盖地。

(图片由赤峰市林业和草原局提供)

(图片由赤峰市林业和草原局提供)

    这里,景色怡人;这里,风光恰好。树绿了,水清了,花开了,山青了。绿树,鲜花,青草,小河流水潺潺……春色满了田间,满了沟渠,满了山坡,满了村巷,满了院落。

    赤峰,如一幅徐徐展开的美丽山水画,展现在记者面前。

    距今五六千年的红山文化,孕育了一方水土,也滋养了一方人。红山文化哺育的赤峰人,生态优先,视绿色为生命。他们以山川土地为画布,以树木绿水为墨,挥青山巨笔,绘金山银山,画最美的画。

    新中国成立70年来,赤峰市森林面积由1949年的682万亩增加到现在的4539万亩,活立木总蓄积由420万立方米增加到6424万立方米,森林覆盖率由5%增加到了35.72%……

    不仅是数字上的提升,经过几代人的努力,赤峰人还找到了实现绿色发展和生态保护协同共生的新路径,明白了绿水青山既是自然财富、生态财富,又是社会财富、经济财富的道理。

    那鲜艳的绿色,始终铭刻在他们红色的胸膛!

    沙漠荒山变成绿水青山

    记者一行驾车驶入翁牛特旗穿沙公路响浩线,绿色的树、白色的沙、蓝色的天,一一从眼前闪过,公路两旁茁壮成长的松树随风摇曳,好像在向我们挥手致意,又好像在诉说锁住沙龙的艰难。

    赤峰的治沙,就从这里开始讲起……

    穿沙公路是翁牛特旗治沙成果的一块金字招牌。响浩线穿沙公路是翁牛特旗开通的第9条穿沙公路。通过多年实践,该旗探索出一套“开通穿沙公路、进行切割治理”的治理沙地模式,先后开通了响道线、图哈线、都拉线、都冷线等10条穿沙公路。

    这10条穿沙公路,纵横交错,将科尔沁沙地分割成若干生态治理区。条条穿沙路犹如卧在沙地中的巨龙,不断地向外辐射绿色,锁住沙龙。

    翁牛特旗治沙站站长汪海洋说:“公路建设蜿蜒曲折,有的时候还要穿过牧民的土地。”

    记者问,“牧民们没有怨言吗?”

    “刚开始还是有的,但是我们承诺,谁的地还归谁,治理交给我们。”汪海洋这样回答,“以前都是流动沙地,利用不上,现在基本形成了半流动、固定沙地,成林之后牧民可以收割牧草、采集种子。”

    “况且,我们的公路都是连接到牧民的居住区,对牧民来讲,出行方便了,转场也方便了。现在,他们能利用上公路,会主动植绿、护路,自发去管理生态治理区。”

    ……

    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,用之不觉,失之难存。

    明白了这个道理,赤峰市干部群众就会心往一处想、智往一处谋、劲往一处使。

    在敖汉旗长胜镇乌兰巴苏村,住着两位老支书,一位叫于顺,今年已经70岁,一位叫李国喜,已69岁。他们带领全村百姓治沙的峥嵘岁月,也印证了同样的道理。

    1965年,一场风沙埋没了乌兰巴苏两个生产队,毁掉了100多亩肥沃良田,70多户人家不得不搬迁离开。

    “早上起来,沙子堵着门,根本推不开,得从窗户爬出去。”于顺说。

    沙进人退、沙逼人醒,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年的沙,这件事在他心里埋下了一颗治沙的种子。也是在这一年,乌兰巴苏全村的抗沙治沙之战打响了。

    “沙丘的移动速度是惊人的。流动沙丘每年行进11米左右,半固定沙丘也得移动2米半,如果赶上风口,能跑出几百米去。”于顺说,那时,乌兰巴苏70%的工作就是种树,治沙没人不行,必须发动群众,“每一户都要参与,有钱的出钱,没钱的出力”。

    “在沙漠腹地每天吃的是玉米面饼就咸菜,喝的是沙坑里的水,每次吃完饭后,碗底都会有一层细沙。”

    在两任村支书于顺和李国喜的带领下,经过30多年坚持不懈的奋斗,乌兰巴苏村取得了治沙的胜利。2.8万亩沙地百分之百达到了绿化标准。沙控制住了,家园绿了,环境好了,人们再也不用离开自己的家园。

    “一分栽九分护,关键是护,恒不下心来不行。” 李国喜说,多年来,我们一直坚守《护林公约》。谁家的牲畜进了林子,都不轻饶。公约上清清楚楚地写着:牲畜进了林子,1只羊罚款10元,1头牛罚款20元……

    还有《防火公约》,每一家的坟地都记录在册,每逢清明节,村委会都要挨家挨户叮嘱防火须知。

    时至今日,敖汉旗长胜镇乌兰巴苏村人依旧坚守着这片绿色,就像爱护自己的眼睛。

   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

    让沙漠荒山披绿,只是生态文明万里长征的一个开始。如今,老百姓想的是如何走出“绿荫下的贫困”。

    宁城县给出的答案是一颗苹果。

    靠山吃山,以林养人。新中国成立以来,宁城县果树事业也由少到多,由低级到高级逐步发展起来。全县果树经济林总面积20.3万亩,覆盖16个镇148个行政村。主要栽植品种为蒙富苹果、新苹红苹果等,年产量可达8.4万吨。

    百氏兴林果专业合作社,位于宁城县小城子镇柳树营子村。该村有2173人,林地面积14130亩。

    “以前村里都是靠天吃饭,种点高粱、杂粮杂豆,老天让你收就收点儿。但是,我觉得不能年年这样活着,要改变。”百氏兴合作社理事长白银江说。

    2008年4月,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白银江带领乡亲们成立了当地第一家合作社。

    “我们的分红有两块儿:一块是入股,100块钱一个股,不设上限;一块是二次返利,挣钱了直接给老百姓打到个人账户。”

   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,合作社已经带动全村56%的农户栽植果树。资金已经由最初的2万多元,壮大为固定资产580万元。白银江说,这都属于262户村民。

    在宁城县,像这样的合作社还有很多。有一些已经成为高标准示范园。

    何为“高标准”?宁城县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赵景忠介绍,一是整地高标准,采取机械开沟整地法;二是苗木高标准,选用3年生以上优质大苗定植;三是施肥浇水高标准,实行水肥一体化、浇灌智能化;四是监测高标准,由中国农科院兴城果树所检测果品糖度、酸度、硬度和其它营养元素含量,让消费者满意。

    桃海村果树示范园就是“高标准”示范园。这里的负责人邵志勇介绍:“我们这个示范园的土壤里设有传感器,采用智能滴灌系统。土壤缺水就会发出信号,浇透后自动报警,肥料自动配比,精准施肥。我用就能控制一切。”

    “我们只负责出人出地,技术和设备都是政府投入。”

    “今年我们的苹果树会达到旺果期,1棵树能产果20斤左右。我这里有1.5万棵树,收入多少?我一下算不上来,但肯定比以前种玉米强十倍吧!”邵志勇笑着说道。

    在果树坡的不远处,能清晰看到一排排防风带,护着果树,也护着这方水土。

    “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,改善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。”当地人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   立足林果基地建设,实现经济发展、生态保护双赢。在宁城,人们看到的早已不是“绿荫下的贫困”,更多的是“绿荫下的丰收”“绿荫下的笑脸”。

     金山银山富了生态家园

     环境好了,腰包鼓了,接下来就该好好盘算一下幸福生活了。

    森林拥抱村庄,村庄走进森林,已经不再是一个梦想。在赤峰市就有这么一个地方——喀喇沁旗西桥镇雷营子村。

    说起雷营子村,在当地可谓赫赫有名,“中国美丽休闲乡村”“全国文明村镇”……荣誉牌匾挂满了村委会办公地外墙。

    为什么这么有名?因为他们走出了一条“遗迹考察+乡村休闲+森林养生+观光度假”的生态旅游发展模式。

    “城里人来到我们这里,都说精神多了。”雷营子村委会主任张平自豪地说。

    乍一听,有些玄乎,后来才知道,这里森林覆盖率高达90%,有80多种树。生态环境好,氧气含量高,人们到了这里,自然心情舒畅。

    从前,这里也只是一个自然环境优越、但相对封闭的小乡村。借着美丽乡村建设的东风,村里的人居环境得到很大改善。好山好水,自然吸引不少人前来参观游览。

    见此情形,村委会决定统一规划,成立农业观光旅游公司,所有土地重新丈量,评估资产,将村内资源进行托管,全村164户全部参与其中。“我们实现了‘三变’,即资源变资产、资金变股金、农民变股东。”第一书记郝志强说。

    经过改造,村内重点建设了综合服务区、民俗体验区、乡村休闲区、森林养生区、生态保育区。其中森林养生区是一大亮点,包括养生木屋、树下运动场、3200米林间步道、素食餐厅以及林下露营区。目前,全村共有118处民宿,仅去年就盈利130多万元。

    乡村旅游,真正成为了富民强村的主导产业,雷营子村实现了生态文化与经济发展的巧妙融合、第一产业与第三产业的协同发展。

    “首先要保护生态,才能利用生态。别看我们发展经济,我们的生态也是越来越好。”张平说,“去年村里实验了人工造雪,非常成功,今年我们又与几家公司签订了合同,打算把雷营子打造成雪村。今年会是我们村旅游发展的井喷之年。”

    雷营子村利用生态资源优势,依托政府支持,把生态转化为经济效益,实现了让车辆在林荫中穿梭、让人们在绿色环境中回归自然的梦想。

    从沙漠荒山,到绿水青山,再到金山银山,赤峰市针对不同旗县的环境状况,因地制宜,下好了一盘生态大棋,让绿色发展成果惠及更多百姓,让百姓在绿荫环绕下获得了更多幸福感。

    绿色是赤峰的传统,也是赤峰的未来!

    赤峰市林业和草原局局长韩铭承诺:“2019年,全市林业草原系统将全力推动林业草原高质量发展,用实际行动持续涂亮绿色大市底色,为建设美丽赤峰和筑牢京津冀辽生态安全屏障作出更大的贡献。”  

    蹲点手记:

    在敖汉旗,我们听到这样一个故事。1987年,敖汉旗六道岭村一位青年给市长写信,信中说,我们村是“光山秃岭干河套,家家户户没柴烧,河床年年长,土地年年少”。10年后,当地政府决定给六道岭村树碑立传,碑文中写道:“八年苦战,山河易容。掘土石七十万立方,综治流域一万六千三百亩,形成植被繁茂之生态经济沟……”

    这是一座精神的丰碑,说的是六道岭精神,也道尽了赤峰人治理生态的决心与毅力。

    赤峰精神的底色是绿色,在这抹底色下,我们看到的是人。

    这是一种无比强大的团结之力。所到之处皆是如此,从维护穿沙公路到全村集体种树,从开办合作社到集资搞旅游公司,赤峰人始终保持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定力,一代接着一代干,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,遵循规律、科学施策,集中攻坚、久久为功。他们心往一处想,劲往一处使,持之以恒与风沙抗争,又与自然和解,在实践中找到了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方式,探索出一条以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。

    赤峰,有一颗70年不变的“守绿之心”,令人钦佩!

    春天,我们有幸踏上这片生机无限的热土,一路采访,在我们心里留下了许多割舍不掉的情结——想在夏天去看一看翁牛特旗穿沙公路两旁漫山遍野的绿色,想在秋天到宁城的山坡上瞧一瞧、尝一尝硕大满枝的苹果,还想在冬天去望一望喀喇沁旗西桥乡雷营子村银装素裹的“雪村”……

    是的,我们还会再来。

整图

[编辑:王秉姣]
分享至:
    0

视频推荐

进入频道